2014年10月16日 星期四

【少女革命同人】蟲毒(樹璃枝織)#FT注意


【少女革命同人】蟲毒(樹璃枝織)

※R18

#FT注意 

#FT注意 

#FT注意 

不知道意思的請Google"扶他"!!!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不要看完跟我起爭議。






薔薇花綻放的愈是美麗動人,所帶有的刺就愈是危險致命。
稍有不慎,就能輕易地扎破肌膚,只可惜再尖銳的刺,也無法抵禦肆無忌憚的蟲害-








****





「這是....?」


剛結束西洋劍練習的樹璃拿起置物櫃裡的卡片,上頭沒有任何署名,
但那字跡對於樹璃來說再熟悉不過,微微嘆了口氣,便抬手關上置物櫃,頭也不回的離開社團。






"我終究還是跟他分手了,
 但我從妳身邊把他搶走的事實卻不會消失,這是無法原諒的事情吧?"





「找我有什麼事嗎?」


偌大的落地窗將夕陽折射進極為空曠的活動室,光影交錯之間,
樹璃有些看不清楚來人的表情,直到枝織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眼前的枝織不再像稍早她們談話時面容哀愁,反而更多了幾分笑意,樹璃疑惑地望著她。

接下來,樹璃瞪大了眼,因為她看見枝織抬起手,將握在手心的物品懸在空中,
那正是樹璃的項鍊,裡面有著長久以來的秘密-


「怎麼會在妳那裡?我不是....丟掉了嗎....?」


樹璃顫抖地往前踏了一步,想拿回枝織手中的項鍊,但枝織收了手,不打算交給她。


「妳....看過裡面了嗎?」

「妳應該早點跟我說的,我可以給妳更好的照片。」

樹璃絕望地閉上了眼,彷彿這樣就可以當作眼前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可是臉龐上的溫度讓她不得不面對現實,樹璃費力地睜開眼,看著站在她跟前的少女,無計可施。

「我喜歡妳受傷的眼神。」

「枝織....不要嘲弄我....。」

「我幫妳戴上吧。」

伸手解去樹璃的衣釦,從喉頭到接近心臟的位置,這是人體十分脆弱的一段,
枝織把手繞過樹璃的頸部,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把項鍊戴好了。

項鍊戴上之後,枝織繼續維持著如此近的距離,
她抱住樹璃的腰際,臉頰貼著樹璃的胸口。


「樹璃,妳的心臟跳得好快。」


「枝織....」


「喜歡我嗎?」


「我....」


「求妳了....我想聽妳親口說。」


就在無法抵抗枝織任何要求的樹璃欲開口回答時,
她感覺到下腹有一股無法言喻的騷動,好像有某種物體就要從體內竄出。


「唔!」


樹璃奮力推開枝織,抱著手臂跪了下去,褲檔間浮現一道難以忽視的形狀,
枝織擔憂地想上前關心,樹璃見她要靠近立即大喝一聲:「不要過來!」

可是枝織卻置若罔聞,她自顧自地走向前並跪於樹璃面前,
表情也不再像剛才那般憂心怯弱。



「枝織....!?」


「是薔薇刺喔。」


「薔薇刺....?等等!」



枝織沒有回應樹璃的問題,雙手沿著褲檔一面撫摸一面解去了表面的約束,
剎那間那生氣蓬勃的物體一躍而出,傲然挺立的樣子像極了其主的劍,


讓人移不開視線,鋒芒畢露。




樹璃驚懼地看著身體的變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而枝織的纖手就放在上面,
彷彿在告訴她那是多麼碩大,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不要碰....枝織....不....」


枝織無視樹璃的勸阻,吻住樹璃並狡猾地讓舌尖深入口中與之糾纏,
另一隻手正上下撫弄著她雙腿間那無法解釋的硬物。

這樣的挑逗令樹璃有些支持不住,往地上一坐便向後倒去,枝織跟著欺身上前,撐著身子由上往下俯視著數璃,
樹璃在她臉上看見從來沒有見過的滿足、自信以及....輕視。

「枝織....我們不能....」

「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我會幫妳的,樹璃。」

不等樹璃回答,枝織已經握住她腿間的硬物含入口中,有時吸吮有時舔弄,
被溫熱柔軟的唇舌包覆使樹璃大腦一片空白,只能任由枝織對她作這所謂的幫忙。

就在整間活動室都是枝織的舔吮及樹璃壓抑的喘息聲時,枝織終於停下嘴巴的動作,
手指輕輕描繪其物的輪廓,開口問道:

「好像變得更硬了....這麼舒服嗎?樹璃?」

受制於枝織的樹璃羞愧地別開了臉,閉上雙眼,祈禱著這一切可以趕快結束。
樹璃感覺到枝織鬆了手,當她以為枝織不會再有什麼逾矩的舉動時,枝織卻坐了上來,
兩人的下身緊密相抵,扶著樹璃的腹部前後擺動摩擦。

「樹璃....好熱.....」

坐在上身的人呼吸越來越急促,潤白剔透的胸脯起伏不定,
同時她也察覺樹璃就快禁不住自己的百般刺激,嘴角揚起弧度,俯下身,細細親吻著樹璃身軀的每一處。



「枝織....我....!」


「沒有我的允許,妳可不能擅自出來喔....樹璃。」伏在樹璃耳邊輕聲地說道


枝織改為跪姿,手持握住樹璃股間的物體,緩緩地使其進入她的體內,
樹璃只覺得一陣麻癢遍佈全身,不由得輕哼了一聲。「還不可以。」枝織面色潮紅,
慢條斯理地扭動臀部,一面欣賞樹璃難耐的神情,居高臨下。
持續擺盪著臀部,撫摸樹璃結實的腰腹,似乎是在忍耐著什麼而變得相當緊繃,
枝織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她趴在樹璃身上,語帶命令地道:「抱我。」



樹璃遵從枝織的意思環抱著她,只是枝織並沒有再繼續剛才的動作,
便有些不明所以地看著眼前體溫也是和自己一樣,十分熾熱的少女。
只見她微微笑道:

「想要就自己動....」


枝織對於樹璃正如同蠱毒一般,一再地蠱惑她做出意料之外的舉動,
任憑她操控自己、唾棄自己,最後連身體都臣服於她,樹璃挺起腰,手按住枝織渾圓頂翹的臀部,
雖然在枝織體內的東西蠢蠢欲動,但樹璃還是緩慢地動著腰身,避免枝織不適,隨著速度加快,
枝織伏於樹璃胸前,輕吟出聲,兩人最後快到頂點的猛烈抽送間,一洩而出。


當樹璃失神地喘著氣,
枝織已撩起髮尾,側著頭,再度將她腿間尚未完全消退的物體,以唇舌包圍舔舐,
硬物的頂端夾雜著白色渾濁的液體和枝織透明的體液、唾液,手腕持續套弄,
像是要把殘餘的都解放出來,再將其含去。


望著這幕過於淫糜的景象,樹璃突然腦袋一熱,意識開始模糊不清,漸漸地遠離自己-







"妳一定會憎恨像這樣子的我吧?"





"對,我是恨。"

"我恨妳始終都沒發現我對妳的一心一意。"









-FIN-


御影:「她們是要作到什麼時候?Utena都走人了。」
馬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