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少女革命同人】奇蹟(樹璃枝織)



【少女革命同人】(樹璃枝織)


※繼續R18一直線。





「下一位!」

西洋劍在鳳學園可說是格外熱門的運動,
社員們此起彼落的叫嚷聲以及劍與劍對峙間發出的碰撞聲,鏗鏘作響。


這般的練習盛況,某種程度上可以歸功於社長有栖川樹璃和實力僅在樹璃之下薰幹,
樹璃在對劍時展現出卓爾不群的凜冽之姿,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那是連薰幹都憧憬的存在,
同樣的,薰幹謙和有禮又不會使人感到疏離的親切態度,讓他在學姊間也有特別高的人氣。

「謝謝您的指導!」

一連幾番示範練習下來,樹璃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審慎地看著社員之間的對練,
站在她身旁有著水藍色頭髮的十三歲少年,薰幹,邊蹲了下來一邊開口道:


「樹璃學姊....那個....現在的社長已經不是土谷學長了吧?」


「是啊。」


「這樣啊....聽說他是為了見喜歡的人最後一面,所以不顧醫生的勸告回來的。」


「....你說呢?」



薰幹雖然有點自顧自的說著,但他還是瞥見樹璃的表情,




是在苦笑吧。



****




日落時分,斜陽透過窗戶穿進空無一人的置物間,幾乎所有社員都結束練習回家去了,
不,還有一個人,那人即是樹璃,她正站在一個無人使用的置物櫃前,擺放名牌的欄位不屬於任何人。

「琉果....」

樹璃喃喃地說著前任社長的名字,一個在眾人眼裡燁然炫目,劍術極為高超,
就算戴著擊劍護具也絲毫不會阻礙到他超凡性格表現的男子。

另一方面來說,他跟樹璃也有著很高的相似之處。


"只要相信奇蹟,心意就能傳達。"


「奇蹟嗎?」


樹璃將練習用劍放進置物櫃,拿起制服往淋浴間走去-






當樹璃洗完澡換上制服回到置物間要拿書包回家時,她看見自己的置物櫃是開的,
而枝織坐在櫃子前方的長椅上,左手抱著一柄練習用劍,至於她的右手正在....

「枝織。」

聽到樹璃的叫喚,雙眼微閉的枝織從自我沉溺中醒來,隨即站起身走向樹璃,
臉上帶著笑容,卻是十分不屑。

「妳來啦,樹璃。」



兩人的距離極近,近得連枝織因為剛才的行為以致胸口起伏有些快都感受得到,
枝織抬手撫摸樹璃的臉龐,接著掩上樹璃的眼眸。

「枝織,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我在幫妳擦劍啊。」


耳邊傳來訕笑聲,接著枝織從下頜吻到樹璃的唇畔,舌尖輕觸似是勾引似是試探,
面對樹璃總是遊刃有餘的枝織,終究得來樹璃回吻,和記憶中一樣柔軟,又比上次更為火熱,
幾回下來,枝織有些難以招架,欲往後退但被樹璃摟住,壓上了置物櫃。


兩人明顯感覺得到彼此心臟劇烈的跳動聲,枝織右手環上樹璃的肩頸,
將左手的劍放進樹璃手中,然後戲謔地說:


「吶,作嗎?」


琉果的事情讓樹璃不再那麼執著於枝織,可不代表枝織對她失去吸引力,"匡噹"一聲,
樹璃的劍落至地面,雙手由下往上的撩起枝織的上衣,背部靠著置物櫃,冰涼的觸感讓枝織打了個激靈。


注意到枝織反應的樹璃沒有多加理會,只是眷戀地親吻她的唇,一手輕揉著那比自己小巧卻是柔軟香膩的渾圓嬌乳,
一手往背脊緩慢移動,枝織焦躁地扯著樹璃衣領,剛要探進去的手立即察覺到了異樣,


項鍊不見了-


「項鍊呢?」

「在決鬥時弄壞了。」

「是嗎?」



膝蓋微彎,低下頭,拉開衣襟,往胸脯的肉咬了一口,不輕也不重但足以讓樹璃蹙起眉心,




留下隱約可見的牙印。





滿盈月色就要取代遠在天際的薄暮,兩人的衣物早已散落一地。


「樹璃....樹璃....」


枝織攀著樹璃的肩頸低聲嬌喚,樹璃埋在腿根暖潤之中的指節正時快時慢地律動著,
體內躁熱異常就快按捺不住的枝織,腰桿富有節奏的磨蹭了起來,催促著樹璃更近一步的動作。


可樹璃不急於這一時,手扶住枝織的腰臀,不讓她滑坐到地上,
而枝織只能任由樹璃索求,用力地收緊臂膀,直至腿根深處的春潮平復-





****




從置物櫃拿出書包準備離開的樹璃,目光再次停留在那沒有主人的櫃子上。



"只要相信奇蹟,心意就能傳達。"


"想要給所愛的人奇蹟之力。"


「我們真是無藥可救的相像....」



喃喃說著,明明知道會受傷、會疼痛,卻是甘之如飴,
樹璃突然感覺一陣酸楚從胸腔湧了上來,眼眶一熱,便無聲地落下眼淚。



在旁邊穿戴好衣裙的枝織走近樹璃,
看到這樣的樹璃,一反常態的沒有像以前那般諷刺嘲弄,
只是伸出手環抱著她的腰際,靜靜地靠在樹璃背上,不發一語。








-FIN-




枝織吃錯藥喔。(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