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FROZEN同人】冰雪騎士 *Elsanna*


前言:
本公子必須說....這文寫到一半我差點放棄,
但憑著對Elsanna的愛,我只想大喊拎祖嬤終於完成了!!!


內文一樣清水甜文,不虐還很智障(?)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FROZEN】冰雪騎士 *Elsanna*




一早日照當空,晴空萬里,充足的陽光斜射進房內,儘管時節入秋,倒也為Elsa清冷的閨房增添了份溫暖,如果要說今天的房間跟以往有什麼不同?那就是女王陛下最寶貝、最親愛的妹妹Anna,頭髮蓬亂,嘴角還掛著口水,睡姿奇差無比的躺在Elsa的床上,完全沒有要起床的意思,當然,也不像個公主該有的樣子。




而應該在一旁的女王陛下呢?


七早八早就盥洗、梳妝得差不多的Elsa站在床沿看著妹妹滑稽的睡相,不禁掩嘴而笑,
如果要她就這樣看個一整天,她也是十分樂意的,只嘆方才有侍者傳話說財政大臣布蘭登跟巴瑞將軍已經在會議廳等候,雖然Elsa可以把Anna放著不管任她繼續睡,自己去開會,但卻可惜了這麼美好的早晨,她想好好地和Anna說聲「早安」,所以她吩咐傳話的侍者去幫她拿了盆溫熱的水來,並附上乾淨且質地細緻又柔軟的毛巾,Elsa沒有讓侍者進房,從對方手中接過水盆與毛巾後,走回床邊,放到一旁的檯子上,她坐上床沿,伸手拍了拍Anna的臉頰,輕聲細語的喚著:「Anna、Anna….」



貪睡的Anna悠悠轉醒,有好幾次都要被睡魔再次擊敗,在Elsa努力不懈地叫喚下,Anna終於睜開了眼,第一個映入眼簾的影像是Elsa,很久沒有與姊姊同寢的Anna被嚇得馬上從床上彈坐起來,慌忙地說著:「Elsa?妳怎麼會在這裡?」



「早安,Anna。」Elsa笑著



Anna呆愣地看著Elsa,仔細回想昨晚的事,Elsa她的歌聲、她的熱度、她的氣息、她的懷抱、她的親吻,都令Anna安心又如此懷念,以前還能跟Elsa一起睡的那段日子,姊姊每晚都不厭其煩地哄自己入睡,正當Anna沉浸在昨晚與童年過往的回憶時,頰邊突然感覺到一陣溫熱,使得她回過神,原來是姊姊手拿沾濕的毛巾覆上了她的眼臉,Elsa神情專注,動作極為輕柔,絲毫都沒有怠慢的細心擦拭著Anna眉眼。



「Elsa….」



這種備受呵護的感覺也很久沒有感受過了,貴為一國公主,
被所有人重視、保護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可是現在心底的暖意竟是除了Elsa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予的,
恍惚間,Anna已分不清臉頰上的熱度是來自溫熱的濕毛巾還是自己內心的跳動翻騰。


----


Elsa幫Anna打理完畢之後便各自處理該作的事情去了,Elsa往會議廳走去,Anna則是朝重建工程的B區方向走,
看看進度完成了多少,順便見一見好些天都沒見的Kristoff,聽說他這兩天調到B區去修繕。



走進B區,抬頭就看見Kistoff在民房屋頂上修築被暴風雪吹毀的房屋瓦片,
Anna扯著嗓子在底下喊道:「Kristoff!」


Kristoff一見是Anna就放下手邊的工作從屋頂上爬下來,兩人一起走到一旁的板凳上坐下。


「吃過早餐了嗎?」Kristoff邊問邊從背袋裡拿出核桃麵包和水。



「吃了,是說Olaf跟Sven呢?」
Anna東張西望了一番,就是不見那兩個小活寶的蹤影。


Kristoff嚼著核桃麵包回道:「我派他們去搬運修繕用的材料了。」


「原來如此。」Anna點了點頭


Kristoff和Anna坐在板凳上聊了好一會兒,Kristoff也不是偷懶到旁邊吃東西,而是重建工程幾乎清晨就開始工作,所以每個人可以自訂中途休息的時間,但不能太久,待Olaf跟Sven蹦蹦跳跳的將材料搬來,Kristoff再度回到工作位置上繼續修繕作業。



說來Anna與Kristoff的關係還挺奇妙的,縱使先前兩人接過吻了,但他們仍然決定先不要急著成為戀人的關係,所以兩人現況處於比朋友好一點點但稱不上戀人的境地。


談話間Anna有聊到姊姊對自己的疼愛以及面對姊姊時,內心那股難以言喻的感受,
Kristoff一臉瞭然地對Anna說:「妳們真的是深愛著彼此呢!」話才說完,Olaf與Sven就回來了,Anna想多聊一下,但Kristoff說:「再繼續休息今天的進度會趕不完,下次再聊吧!」,便爬回屋頂上工作。


她愛著Elsa而Elsa也愛她,這點彼此是無庸置疑的。


只是每當她們在一起,心底總有股說不明道不清的暖意充滿其中,渴望能被Elsa碰觸、珍視的心情就越發越強烈,總覺得Kristoff應該知道些什麼,Anna見他忙,決定下次再來問問。




----



整天下來,Anna將各處的重建進度都審視了一遍,雙手裡抱著寫有監工記錄的卷軸返回皇宮,一進大廳發現所有侍者都在忙進忙出,紛紛換上全新的桌巾、窗簾、地毯,各個角落的灰塵也容不得一絲馬虎。



"最近有什麼節日嗎?"



抱著卷軸的Anna疑惑的看著,但也不打算多問,反正等下去Elsa的書房就可以問Elsa發生什麼事,不知不覺加快了腳步,可究竟是為了問事情還是想見姊姊?她自己一時也沒細想,就在經過走廊時,Anna聽見轉角處有幾個侍者聊著:


「據說是Göteborg的傑拉德王子要來,傳聞他長得十分英俊呢!」


「我們商船倖存者就是他氅下的商隊所營救的。」


「還聽說他此次前來有向女王陛下求親的打算喔!」





"求親....?"



聽著侍者們開心地暢聊艾倫戴爾女王的結婚大典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發生,等他們走遠,另一側偷聽的Anna可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什麼傑拉德王子?王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本來因為要見到姊姊所以心情雀躍的Anna,現在完全是板著一張臉走進Elsa的書房,埋首書堆的Elsa一時也沒察覺Anna的到來,當她走近Elsa的桌邊,看見桌子的一角擺著一幅男人的畫像,畫上的男子表情嚴肅卻不難看出他年紀尚輕,還帶有幾分稚氣,梳著一頭整齊側分的西裝頭,身著白襯衫外罩著墨綠色羊毛大衣搭配淺灰色長褲加上黑色長靴,手持長劍,整個人身形挺拔的站立著。






"這就是傑拉德王子嗎?"



女王陛下注意到Anna那像是要噴出火的火熱視線,從書堆中抬起頭來看向Anna,
微笑道:「Anna,妳什麼時候進來的?」


「就在剛剛。」


Anna邊說邊把卷軸用力的放到旁邊的小桌子上,似乎沒有發覺自己的語氣多了份怨懟,Elsa悠然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抬頭時看見Anna正死盯著那幅畫像,就大概猜到是怎麼一回事。


Elsa走到Anna面前,擲起她的手,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一般地問:「怎麼了,心情不好?」


「Elsa….妳桌上的畫像是傑拉德王子嗎?」


Anna的問題就跟她的個性同樣直接,從來不會拐彎抹角,但她好像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和態度幾近質問,Elsa也不惱,她不疾不徐地笑著道:「是傑拉德王子沒錯,我想Anna應該聽說了吧?他的商隊救了艾倫戴爾的人民,過兩天他會把倖存者送返我國,而他也會一同前來。」



「不過就是個王子,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噢不....我的意思是....」
Anna終於發現自己情緒有些激動,只見姊姊舉起手撫平她蹙起的眉頭,Elsa繼續笑道:
「我知道妳很氣Hans,但傑拉德王子不是Hans,他救了我們的人民,是重要的恩人。」



「才不是因為Hans的關係....!」Anna反駁,她還想說些什麼,敲門聲同時響起,Elsa放開了她的手,轉過身回:「進來。」,門外的人推門而入,是內務總管唐,Anna看眼下的情況不適合講私事,識相地告退離開了書房。



出了房門,Anna的心情依舊煩悶不已,Hans的確影響她對王子的觀感,可認真說起來,她不高興的原因並不是這個,而是傑拉德王子打算來求親的事情,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怎麼可以向姊姊求親?她絕對不會同意!心中暗自下了決定,傑拉德王子來的那天,一定要全程跟在Elsa身旁,全力阻止這件事。


只是,
艾倫戴爾王國最可愛的Anna公主好像忘了她並未向女王陛下確認求親一事的真實性....


----



時間過得很快,今日就是傑拉德王子來訪的日子,這兩天Elsa都在忙著接待貴客的準備工作,Anna也不好去打擾她,直到現在她們兩人才見了面,姊妹倆肩併肩站在港灣的碼頭上,她們眼前的男人帶著幾個官員和隨從,朝兩人深深的行了一鞠躬,並鄭重地介紹自己:「女王陛下、公主殿下,我是Göteborg的第一王子-傑拉德。


Anna仔細端詳他,傑拉德王子樣貌跟畫像沒有多大差別,笑起來更顯得稚氣未脫,身材也偏瘦,有著高挺的鼻子、筆直細長的眉眼、淺藍色的瞳孔、大小適中的唇形,沒什麼值得挑剔也稱不上帥氣的長相,但身為王族的貴氣他還是有的,一副志得意滿的傲然讓人無法忽視。


接下來,送返回艾倫戴爾的幾個倖存者就讓他們各自回到家中,一行人從碼頭出發,沿路上,隨行官員向傑拉德王子介紹艾倫戴爾的風土民情以及極具價值的鹽、石材、木材、絨布還有白蘭地酒,一方面暗示著雙方能夠定下貿易關係,傑拉德王子聽得專心,途中也時不時跟Elsa聊個幾句,Elsa聽著他國趣聞,笑了,看在旁人眼裡,兩人很是登對,但換作在Anna眼裡,她的心底卻非常不是滋味。



眾人回到皇宮內,接待大廳早已佈置妥當,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美食、甜點,就待女王命令一下,宴會準時開宴,傑拉德王子從進大廳開始就沒離開過Elsa的身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對這位年輕的女王很有意思,而另一旁的Anna同樣寸步不離的站在Elsa身邊,就第三者的角度而言,女王陛下處於一個被兩人包夾的狀態。



當皇家樂隊奏起富有節奏感的音樂時,傑拉德王子朝Elsa欠身行禮,開口問道:
「請問我有榮幸與女王陛下跳一支舞嗎?」


在Anna的緊迫盯人和王子的盛情邀約之下,Elsa一派輕鬆地手拿餐巾沾了沾嘴角,眼看就要答應傑拉德王子的要求,
早就按捺不住的小公主搶先一步硬擠到兩人之間,搬出平時天真活潑的樣子笑道:
「王子殿下,我必須很遺憾地與你說明-女王陛下並不擅長跳舞,這支舞不如就由我代勞吧?」


對於Anna的貿然之舉,傑拉德王子也很有氣度的回:
「都怪我唐突了,Anna公主願意與我共舞,自然是樂意之至。」


Elsa饒有興致地看著在舞池中央的那兩人,看如此黏自己的小公主是怎麼把傑拉德王子耍得團團轉,甚至很不小心地踩到傑拉德王子的腳好幾次,跳完舞後,傑拉德王子的狼狽模樣,可以說是Elsa這些年來見過的趣事裡,具有排進前三名的實力。


----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眾人酒足飯飽,有幾個官員不勝酒力紛紛醉倒,其中包括隨傑拉德王子而來的官員,王子殿下也不擺架子,攙扶起酒醉的官員,就要告退先回房休息,避免發生什麼出格之事,Elsa看眼下宴會已進行到尾聲,並未多加勉強,正式結束這場盛宴,剩下的就交給侍者們去收拾。



接待宴會圓滿落幕,姊妹倆離開大廳,兩人都有喝了點酒,但還算節制,Anna亦步亦趨的跟在Elsa身後,一面猜想姊姊是不是生氣了?因為筵席上她趁著酒力多次打擾傑拉德王子跟Elsa的談話,如果Elsa也對傑拉德王子有意思,那自己豈不是壞了他們的好事?


兩人走到書房門前,以為姊姊又要處理政事,Anna心一橫決定要跟Elsa問個清楚,正欲開口詢問時,Elsa就拉著她的手走進書房,關上門,Elsa面露擔憂地問:
「Anna,妳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Anna心想八成真的壞了姊姊的好事,低下頭,十分歉疚地說:
「Elsa,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喜歡傑拉德王子,還一直干擾你們相處,我真的很抱歉,
 我向妳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可是妳自己也說過,不能跟剛認識的人結婚,所以我....我....」


Anna不知怎麼地越說越委屈,音量愈來愈小,她搞不懂自己是怎麼了?Elsa能有所愛之人,而對方同樣愛她不是好事一樁嗎?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梗刺在她的心頭上,怎麼拔都拔不出來,反而陷得一天比一天還深,興許是喝了酒的關係,想著想著竟不自覺的哽咽起來。



Elsa見狀,自知這次玩得有些過份了,她憐惜的將Anna擁入懷中,柔聲安撫:
「Anna,別哭了....別哭....」,Anna心中那股不明不白的情緒乘著酒氣一下子全湧了上來,血液與酒精交互作用下,體內變得相當躁熱,Elsa因天生冰魔法的緣故,身體透著微涼的溫度,使她更加地往姊姊的懷裡窩去,兩人相擁了好一會兒,Elsa問:「好點了嗎?」


「嗯。」聲音悶悶的,並沒有要鬆手的意思。


Elsa摸了摸Anna的頭,便自顧自的說著:
「Anna,妳不要亂想,我沒有要跟傑拉德王子結婚,對他也沒有任何愛慕之意。」


懷裡的人聞言,動了動身子道:「真的?」



「真的。」


得到女王陛下肯定的回答,Anna抬起頭開心的笑了,Elsa看寶貝妹妹這麼高興,無奈的說:「妳有Kristoff還這麼黏我。」


「Kristoff跟我?我們沒有交往啦!」Anna解釋


「是嗎?可是我聽說妳經常在巡視重建區域時去找他呢....
 我想Anna的婚期也指日可待了吧?」


Elsa的表情很是哀怨,Anna急著說:
「我沒有要跟他結婚啦!要不然....Elsa有喜歡的人嗎?
 或是喜歡的類型?我可以幫妳找!」


Elsa沉吟不語,幾番思量後,說道:「還真的有呢,喜歡的人。」


Anna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Elsa,腦中暗自捉摸姊姊什麼時候有這樣子的對象了?大腦轉了又轉,宮中那些大臣都不是適合人選,因為全都有點年紀還有家室,難不成是前幾天晚上提到的皇家第一騎士?小時候看過記載各國軼事的書籍,內容的確不乏皇家騎士與女王、公主相戀,為伊人出生入死、鞠躬盡瘁的故事,難道真的會是....?為證實自己得臆測,Anna問:
「是Elsa身邊的人嗎?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Elsa美眸含笑,環著纖腰的手緊了緊,決定不再隱瞞,唇齒微揚:
「是身邊的人沒錯,跟我很親近,前幾日與我同塌而眠,今天還在宴會上擾亂一番,是個十分淘氣,
 但總會為我挺身而出的冰雪騎士。」語畢,Elsa親暱地捏了捏Anna的臉頰。


Anna整個人倏地懵了,對於Elsa突如其來的告白,她完全無法思考,姊姊有說到騎士,還是個冰雪騎士!但那個人怎麼聽都像是在說自己,她感覺到心底那份不可言喻的心情變得澎湃激昂,無法抑制,Anna渾身發顫,彷彿全身的血液都衝上腦門,她不用照鏡子,也能明瞭自己的臉有多紅。


「Anna,妳在害怕嗎?害怕我對妳的感情?」察覺到Anna的異樣,Elsa緊張地問,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


「不....我沒有....我只是....」
Anna伏在Elsa肩頭的手,感受到對方些微的顫抖以及胸口內的跳動,她總算明白眼前的女王陛下跟自己抱持著同樣心情,也明白身體的熱度是因何而起,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會緊張,也會害怕在說出真心話的那一刻,所愛之人就會離自己而去。



Anna將伏在肩頭的手環上Elsa的頸,語氣近乎疼惜地在她的耳邊說:


「Elsa, I love you.」


「Anna….I love you too.」
Elsa的聲音有些嗚咽,她們緊緊擁住對方,若是不這麼作,
恐怕永遠無法消停那深入肺腑的觸動。


兩人抱了良久,Elsa鬆開了手,稍稍拉開距離,Anna不解的看著她,接著,Elsa雙手捧住Anna的臉頰,莞爾道: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是不是心意相通後就能一瞬間明白對方的意思?
Anna回以微笑:「Of course I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Elsa手捧Anna的雙頰,緩緩靠近,直至雙方溫熱的鼻息拂上唇畔,Elsa貼了上去,Anna也給予熱烈回應,
吐息間,情意漸濃,彼此溫柔以待。



那一刻我們都迷失過,最終獲得了自由-


但我只願依偎在妳身旁。






-END-




4 則留言:

  1. 衝著「大喊拎祖嬤終於完成了!!!」這點(笑翻)一定要回覆一下的啊!
    Elsanna大讚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XD
      每天看Elsanna就飽了~(不

      刪除
  2. 這兩隻也太可愛www
    能發現自己真實心情真好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Elsanna真的是很溫馨可愛>///////<(沉迷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