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0日 星期五

【FROZEN同人】夜幕低垂 *Elsanna*




前言:
總覺得我寫的Elsa有點以捉弄Anna為樂,
不過請放心,這是清水甜文一篇,
希望大家看完心情也會很好(?)

※睡前看有加成效果。







【FROZEN】夜幕低垂 *Elsanna*







艾倫戴爾王國在經歷一場驚天動地的雪災過後,女王下令全數賠償國民的損失以及開始夜以繼日的重建工程,其妹Anna公主自願加入重建的行列並挨家挨戶的送上慰問品,對長年鎖國的艾倫戴爾而言,如同他們的女王歸來,象徵著第一步的重生。





不過忙碌的日子並沒有因為重建工程已完成大半就得以喘息,除了Elsa回城的前面幾天都在慶祝之外,後來的日子,Elsa開始忙於所有的善後工作、艾倫戴爾國境內的大小事、對外的經濟貿易....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Anna也不全然是完全不知道Elsa在哪,她還是知道Elsa通常不是在書房研究如何治國,就是在會議廳與大臣開會討論更好的政策或是接見他國來的特使,偶爾能在走廊上看見Elsa在走廊的另一端與大臣談話。




而她總會注意到自己,並對自己投以微笑,
儘管一天當中沒能跟姊姊說上幾句話,Anna也感到心滿意足。






----




季節進入夏末初秋,艾倫戴爾王國地理位置處於北方大陸一帶,夜裡已能感受到些許涼意,
只是今晚似乎多了份寒意,Anna在床上翻來覆去,心底煩躁不安,有股不祥的預感,
便跳下床,披上薄衫,出了房門就逕自往Elsa房間的方向走去。





接近Elsa房間的轉角時,Anna聽見了談話聲,探頭一看只見巴瑞將軍從Elsa房間退了出來,
並道:「女王陛下,這件事我會盡全力去辦,您早點休息,屬下先行告退。」語畢,他將門關上,Anna看見巴瑞將軍輕嘆了口氣,吐出了一小團白煙,如果不是這不合時節的寒意,Anna根本不會發現巴瑞將軍低不可聞的嘆息,Anna靠在牆邊,目送巴瑞將軍看起來十分煩惱的背影往反方向離去,有什麼事會讓馳騁戰場多年的大老粗如此頹喪呢?





Anna輕手輕腳地走到Elsa的房門前,正想舉起手敲門,她又猶豫了。


"會打擾到Elsa嗎?感覺剛才應該是在討論什麼麻煩的事情....如果Elsa已經睡了怎麼辦?
她會不會覺得我像小時候一樣沒長進?"



想到小時候總是爬到Elsa身上說著:「天空醒了,所以我也醒了!」
的頑皮模樣就不由得有些害臊,當然她今天來這裡不是為了躺在Elsa身上講那種孩子氣的話,Anna倂住氣息,輕輕敲了房門,聲響沉寂了好一會兒,裡面的人終於開口:


「進來。」


語氣極具王者威嚴甚至帶了股冷意,跟平常溫柔以對的Elsa截然不同,
看來姊姊的心情不太好,這讓Anna緊張得有些心跳加速。





Anna忐忑不安地推開房門,只見Elsa倚在偌大的窗櫺邊,房內的溫度比預期得更低,
窗上已佈滿了細微的冰霜,而在月光柔和的照耀下,以冰晶製成的碧綠色長裙閃如繁星般與之輝映,女王的身姿更透著一股難以親近的氛圍,卻又美得令人愣神-Anna傻站在門口,
愣然地盯著這幕自己前所未見的景象。




直到Elsa疑惑地喚了她的名:「Anna?」



「Elsa….」
在姊姊輕喚下,Anna關上房門走到Elsa面前,
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艾倫戴爾的女王陛下,竟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看著妹妹的傻樣,Elsa笑了,伸手將Anna拉到自己跟前,笑問:
「這麼晚了,妳怎麼還沒睡?來找我造雪人嗎?」



「Elsa!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Anna股著隱隱染上緋紅的雙頰,似不滿又似撒嬌的嗔道。


「我知道,那小Anna有什麼事呢?」


Elsa繼續捉弄著,就算Anna仍舊羞憤,但也不是真的那麼傻,
當她走到女王身前就察覺到Elsa不像推開房門乍見時那樣凜然,房內的溫度上升不少,
窗上的冰霜逐漸褪去,剛才的寒意也早已不復見,這一切的變化,清楚說明著至少Elsa見到自己是開心的,Anna心底的欣喜很快地取代了一時的羞惱。



當Anna明瞭姊姊心情後想起來這裡的目的,她清了清嗓子,問道:
「Elsa,艾倫戴爾發生什麼事了嗎?方才我在走廊上看見巴瑞將軍頹然地從妳房間出來....」



Elsa望著妹妹眨了眨眼,她明白Anna已不是當年總是跟在自己身邊無憂無慮的孩子,
不,正確來說-她們都不再是了,肩負艾倫戴爾的未來,是她們所必須面對的責任與義務。



心思至此,Elsa疲憊地嘆道:

「妳知道的,北海地區海盜猖獗,放寬商業條件的一個多月以來,艾倫戴爾的與他國貿易往來有顯著成長,同時,我國的商船經常被海盜打劫,輕則是商品及金錢損失,重則....就在幾天前,整艘商船被奪走,船上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倖存者被他國商船救起,我便下令要巴瑞將軍加強商船的武裝,並加派人手上船護衛,必要時還要戰船隨行,只是....」



「只是....?」Anna看著Elsa微微蹙起的眉眼,擔憂地問。


Elsa頓了頓,再度開口:
「只是艾倫戴爾與世隔絕的時間太長,父王與母后為了保護我,將所有交流降到最低,
我國已不再像過去那般強盛,一切都要重新開始,我對巴瑞將軍提出的要求是有些苛刻了....
可是一個無法保護人民的王又有什麼用呢?」說完,Elsa垂下肩,就像巴瑞將軍離開時一樣消沉。



Anna比任何人都了解Elsa是如何心疼艾倫戴爾,姊姊被作為第一繼承人培養,Elsa從小就被父王教導關於王國的所有知識,Elsa的責任就跟她的魔法同樣與生俱來,父王也時常告訴自己將來要盡全力輔佐Elsa,無論女王或是姊姊的身分,都必定站在那人的身旁,而她也無法想像十三年來,Elsa獨自一人待在這個王國的至高點,只能透過這扇窗看著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孤獨?

如果身為一個最高領導者要忍受這種孤獨,Anna早就放棄了。





以前的自己什麼都不了解,在知曉姊姊的犧牲與苦衷後,Anna更是心如刀絞,
她跪了下來,雙手握住Elsa微涼的手,試圖把自己的溫度連同心意一同傳遞過去,Anna抬頭望著那自己十分熟悉,如此美麗卻又經常伴隨一絲哀愁的眼臉。




「Elsa,妳是艾倫戴爾最重要的人,人民需要妳,正如妳重視他們那樣,
千萬不要再說沒辦法保護人民的王沒有用處,父王與母后離開之後,艾倫戴爾沒有妳的話,王國遲早都會瓦解,從現在開始,妳不用再獨自承受,因為我會一直在妳身旁,假如妳又把門關上,我也會想盡辦法開門,站到妳身邊和妳面對這一切,就像我曾經說過-
“I'm right out here for you.”



Anna神色認真、語氣堅定的說著,如果她是單膝跪地,這幅景象和王國第一騎士宣誓自己畢生的忠誠倒有幾分相似,腦中浮現這件事,Elsa的嘴角揚起笑意的說道-



「Anna真像個可靠的騎士。」


「Yes, Your Majesty.」Anna笑答。



Elsa抬手理了理Anna紅褐色的髮鬢,接著寵溺地輕撫妹妹的臉頰,彷彿是在摸著什麼不可多得的珍貴寶物,在姊姊注視和少有的親暱舉動下,Anna感到頗為羞赧,有點想躲開但又不討厭這樣的接觸,可實在是太害羞了,Anna只好硬著頭皮打斷Elsa的興致,喚了聲:「Elsa....?」




「噢,抱歉。」
女王陛下輕笑著,Elsa不是沒有發現Anna窘迫的表情,純粹覺得她的表情太可愛了,
忍不住想再多看一下,只是既然妹妹都開口了,就暫時放過那張與自己相去甚遠又讓她愛不釋手的臉龐。




Elsa的手離開後,Anna馬上站了起來,臉上全是褪不下去的臊紅,
內心比踏出房門時更為焦躁,平時伶牙俐齒的她,現在卻有些結巴的說:
「我....我先回房了,Elsa妳也趕快....趕快睡吧!」講完就要轉身離開,可Elsa拉住了她。




「小公主Anna總是夜半爬上姊姊的床,難道小公主長大就不想了?」



「Elsa!」
Anna的臉頰變得更紅,自覺如果在繼續待下去,就真的要挖個洞鑽進去了。




「好好好,不逗妳了。」
邊說邊把Anna帶到床邊,看著她,溫柔又帶點懇求地說:


「留下吧?」



Elsa平時很少會對自己提出要求,應該說完全沒有過,此刻的姊姊難得主動提出,
Anna又怎麼會拒絕?



夜幕低垂,姊妹倆相擁而眠,
入睡前,Elsa唱起許久未聞的搖籃曲,Anna依稀記得母后說過,那是遙遠國度的歌曲,年代與作者已不可考,歌詞也無從翻譯起,可卻有著安定人心的力量,幾段歌詞下來,Anna幾乎就要沉沉睡去,意識模糊中,她隱隱約約感覺到Elsa吻了她的額頭,






並在她耳畔輕聲地道:




「晚安。」





-END-







2 則留言:

  1. 淡淡的 甜甜的
    治癒系啊這篇ww

    回覆刪除
  2. 能讓人有治癒的感覺真是太好了XD
    很怕自己寫的感覺跑掉,畢竟寫的人跟看的人感受其實有差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