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今天開始扮爸爸】十年(爸媽組)


【今天開始扮爸爸】十年(爸媽組)











深夜的街頭,還在路上的人們不是快步奔走趕搭末班車回家,就是醉得需要有同行友人攙扶坐進計程車內。
獨自一人的綾崎春日邊揉著肩頸邊走上位於公寓三樓的住處,雖然只有一房一廳,但一個人住也足夠了。


高中畢業後婉拒了常磐家的幫助,沒有繼續升學,甚至放棄綾崎家的繼承權。
同時離開了紫,雖然當時說著會想辦法還清紫代她償還的債務,目前也定期匯款中。
但那或許是自己一輩子都還不了的天文數字,她真的欠紫太多太多,多得她不敢,也不能再拿。

而她唯一能做的事是讓紫得到普通的幸福,就像其他女性一樣,結婚生子。
可又感到失落的是,在她轉身背對紫之後,紫就再也沒有聯絡過她。


如今她在一間家常餐廳工作,過去靠自己煮飯的技能多少是派上用場了,
老闆也挺照顧她的,日子過得還算穩定。


一如往常地轉動鑰匙打開家門,順手檢查了門口的信箱,
大多都是附近超市的廣告傳單,但其中卻夾了一封白色信件,有著她熟悉的香味。
遲鈍如綾崎春日永遠也不會忘記這個香氣,尤其在她二度成為一家之主,那個人每天都要跟她擠一床被子才肯罷休。


信中是簡單幾行的印刷字體,寫著三天後是常磐家長女的生日宴會,並要綾崎春日務必出席。



春日翻過信紙背面,信紙的一角,是許久未見的字跡-






「我等妳。」






----




沒有刻意隱姓埋名,紫找到她確實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
就算真的躲起來,紫還是能夠找到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春日有著這樣的自信。
明明客觀上來講,自己是避不見面的那一個。


說真的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正式服裝,春日穿上衣櫃裡唯一一件白色長袖襯衫,
黑色長褲配棕色短靴,再順手把頭髮綁成馬尾就出門了。
走下樓便看見一輛相當惹眼的酒紅色跑車,車內的人降下車窗,一派輕鬆地揮了揮手-

「唷!父親大人,上車吧!」


「涼?」




春日坐入車裡,儘管十年未見,倒也沒感覺特別生疏。
「鮎美她們會出席嗎?」春日開口問道

「她們都在國外呢,不過明天全部會回到日本。」

「是有什麼事嗎?」


「因為母親大人終於聯絡妳了啊,不然我們就算想,也不敢找妳呢。」
涼的嘴角揚起跟以前一樣,有些輕浮的笑容。

「....抱歉。」聽涼這麼說,春日不由得想道歉。


「這句話,我想父親大人有更應該要訴說的對象才對。」


「我知道。」



春日的視線看向窗外,景色快速變換,直到進入了高聳的大門,
穿過看不見盡頭的歐式花園、林蔭大道,最後抵達花園中央的常磐家主屋,是座富麗堂皇的宮庭建築。

春日倒也不是第一次來常磐家,但一踏出車門,她就開始有些緊張。
涼把車鑰匙交給常磐家的接待人員後,便搭上春日的肩膀。

「走吧!」


兩人踏上階梯,走過大廳、長廊,來到了宴會廳,
賓客們早已喝過一輪,眾人相談甚歡,搭配現場的古典音樂演奏,氣氛顯得十分熱絡。
同時見到高中時的競爭對手們,撇開比賽時不說,每個人都是教養良好的大小姐,
大多是點頭示意或走過來問候幾句,不過涼從小到大都是那個圈子的,春日自然就交給她去應付。

自己靠在一旁的柱子喝著香檳也落得輕鬆,當春日再度把香檳遞到嘴邊酌飲時,
她猛然看見紫就在她的正前方,僅幾步之遙,但人群簇擁著紫,說要過去打招呼也不是時機。

在人群之中的紫一貫地態度從容,她身穿一件裸色的晚宴長裙,肩披白色薄紗,腳踩素白卻有著水鑽點綴的高跟鞋,
款式簡約不失莊重,跟其他人比起來更絲毫不會讓人感到遜色,如今的常磐紫,儼然已成為了一名富含底蘊的成熟女性。

霎時,兩人四目交接,春日正想抬手打招呼,
但紫的視線並沒有在她身上多作停留,春日只好將舉到一半的左手放到頸部按了按避免尷尬。

望著在人群裡談笑的紫,春日有些恍惚,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父親大人、父親大人。」涼的手掌在她面前上下擺了擺。
「嗯?怎麼了?」

「總算是回過神了,真是,竟然看母親大人看得這麼出神。」

「我才沒有!」春日急忙搖頭否認。

「就當妳沒有吧!我是來跟妳說我要先帶鳴子去客房休息了,
 這傢伙喝不得酒,又愛逞強,上次直接載她回家竟然在我車上吐了,有夠麻煩。」

涼用一種像是抱怨又似乎不是不情願的口吻說著。
春日聽她這麼一說才注意到她的手上抱著鳴子,看上去非常難受的樣子,便點了點頭與涼道別。

涼離開之際,難得神情嚴肅地留下一句話:



「這次不要再放手了,父親大人。」






放眼望去,場上的賓客從幾時開始便沒有方才那麼多了,
紫的身旁也剩下三三兩兩的幾個年齡相仿的男女,杵在一旁的春日正躊躇著是否該主動上前時,
一直站在紫身側的男子突然牽起紫的手。

「聽說常磐小姐多年來一直單身,不知道是否能考慮一下我呢?」

這番舉動引起了周圍的賓客注意,大家頓時安靜下來。

眾人想看年屆三十的常磐家長女會如何回應,
儘管無從了解她這些年堅持單身的理由,但也該到了考慮未來結婚對象的時候了吧?




可惜觀眾們的期待終是落空了,因為看見這幕的春日忽然腦袋一熱,
一個箭步走到紫的面前「紫,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紫看著春日,抽回被男子握住的手,那名男子的來頭可不小,但此時的紫心思早就不在他身上。



「跟我來。」



兩人就這麼一前一後的一起離開會場,留下尚未反應過來的賓客們面面相覷。




----



春日跟著紫進了房間,稍微環視四周,跟以前相比並無太大改變,紫倒了兩杯熱茶放到沙發前的桌上。

「坐吧。」

輕手輕腳地坐到紫的旁邊,一時間春日想不到該說什麼,只好吞吞吐吐地問了一句:

「呃....妳真的....還沒結婚?」

「嗯。」

「為什麼?應該有不少人想與常磐家聯姻吧....」

春日在今日的宴會上聽得夠多了,常磐家的千金至今未婚,
人多嘴雜,什麼說法都有,可興許是看在常磐家的面子上,倒沒有說得太難聽。
然而在她的印象裡,這些上流社會的人都老早定下了婚事,
藉此更加鞏固他們的事業、名望等,沒有的也會在從學校畢業後密集安排相親,不太可能多年來都維持單身。

「還以為妳從頭到尾都盯著我看是終於開竅了呢....」嘆了口氣,
側身抬手撫上春日的臉龐,這人正襟危坐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模樣,讓紫想起高中時期,每當她鑽入春日的被窩,春日總是全身僵硬,如果不主動靠近她的範圍內,恐怕是要跟個木頭人睡到早上了。


「因為我不會喜歡上除了妳以外的人。」


紫仍舊眉眼帶笑,彷彿這長達十年的光景只是轉瞬間的事情罷了。

春日突然有股一種難以壓抑的情緒一湧而上,
她不明白紫為什麼可以為她做到這樣,其中更難以理解的是自己竟然離開紫整整十年?

是了,在綾崎春日打從心底感到懊悔的這一瞬間,她懂了。

「紫....我....。」


春日發愣般地望著眼前的紫,她看起來變了許多,實際上卻從來都沒有變過。


紫湊上前,嘴唇輕拂春日的耳際,若有似無,輕聲說道: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一切跟妳比起來都不算什麼。」




春日再度見識到紫誘惑人....不,正確來說是誘惑她的功力,春日側過頭笨拙又生澀地吻了紫,而紫依然極富耐心的循循善誘,
她從來都不急於一時,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所以她願意等,等春日再次站在她面前的這一天。

身體急速竄升的溫度一再灼燒著彼此的感官,待春日找回一絲理智,便察覺她們都已經無法滿足於隔著衣料的碰觸。



「親愛的....我們到床上去。」








-尚在喘息之際,春日摟著紫,有些哽咽。


「對不起。」


紫聽聞,只是摸了摸春日的頭。
畢竟,如今的她們也都不再是小孩子了。






-FIN-


1 則留言:

  1. 因為在寫「今天開始扮爸爸」的分享,偶然逛到了「花曇」。雖然我知道「十年」是作者發佈在2016年的twitter上,針對春日與紫的感情做彌補(應該說彌補的對象是讀者才對),但,不曾想過2018年的現在還會有人特意寫「十年」。真的非常感謝,又再度圓滿我心中對於此漫畫的小小遺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