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 星期二

【代筆作家】如果恨妳,就能不忘記妳。






↑喜歡這一幕,但好像只有OST的圖而已XD



因為噗友的推薦,最近以每天一到兩集的速度看完了。

我必須說這整齣劇第一到第九集,
在劇情節奏、服裝的挑選、場景光影與美感、現實與人性,還有角色彼此站位所暗示的關係。
整體都是非常優秀且完成度極高的作品,可惜第十集雖然也不錯,但總覺得....不太習慣?

也許我真的很M吧

故事講述一個被出版界譽為「文壇女王」的暢銷作家-遠野理紗,
十五年來作品質量每況愈下,最終到了怎麼埋頭苦思也寫不出好作品的境地。



另一邊則是從長野來到東京,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專注於寫作,名不經傳的業餘作者-川原由樹。
初出茅廬,對寫作充滿熱情,擁有源源不絕的靈感,無奈沒人賞識以致沒辦法在文壇嶄露頭角。



然而在因緣際會下,川原透過駿峰出版社裡其中一個責任編輯-小田颯人。
被介紹至遠野老師的身邊工作,作為一名助理。




實際上川原正是遠野老師的鐵粉之一。
按捺不住興奮的她向老師打了招呼,對於川原的貿然之舉,遠野老師一笑置之。




傻傻的川原還摸不清遠野老師的底線,就自顧自地寫了文壇重量級作家的追悼文,想給老師參考。
雖然被老師的秘書擋下,卻偶然入了駿峰社主編-神崎雄司的眼,就此成為了代筆的契機。



雖然遠野老師在第一集一開始就跟出版社的人說要引退,
但在讀者期待以及自我期許的推波助瀾之下,她選擇了繼續寫作。
在這種狀況不佳的時機引退,任何人都會認為她江郎才盡,這是要求甚高的人不會允許的。

只是這一次,不再是她一個人的創作,還有川原由樹。





用著半真半假的話語,讓川原一腳踏進她所設下的陷阱裡。



作法是川原提供大綱,遠野老師再一邊指導並將其延伸發展成完整的故事。





遠野老師越來越認可川原的才能,甚至與川原的男朋友-尾崎浩康針鋒相對,
也要把川原留在自己身邊,而能被老師所賞識,找到自我價值的川原,自是選擇放棄男友。




這場飯局超級精彩的,像個好好先生的男友,竟被老師激出說自己女友沒有才能這種話。
川原聽在心裡,一定很不是滋味。然後我個人覺得演男友的演員小柳友蠻帥der。(自己講)


儘管遠野老師堅持自己執筆。
可最初的故事大綱終究不是自己的東西,看似能夠全權掌握的陷阱,仍同樣把自己也繞了進去。



果不其然,這樣的作法持續一段時間後,遠野老師發現自己無法用川原的框架正常發揮,
駿峰社的主編提出了代筆作家的建議,手上有多部連載的遠野老師,騎虎難下,只好同意了這件事。




主編說著遠野老師在這般疲憊的狀態下繼續寫作,只會垮掉。
打悲情牌,使川原答應以老師的名字創作自己的作品。





再用川原由樹的名字出版一本書,作為交換,確定了代筆作家的事實。




只是川原越想越不對,猜到了遠野老師已經沒有靈感,
寫不出任何作品,跑去質問老師,兩人之間的矛盾一觸即發。

默默無聞的川原由樹,出了一本書並不代表什麼,沒有出版社栽培投資,她什麼也不是。
擁有一切的遠野理紗,輕輕鬆鬆就能說得她啞口無言。






這是老師第一次否定了她的才能,也是川原見識到出版界的真實的第一步。




代筆初期的川原非常地不安定。




回想過去決定繼續留在東京的初衷,以當小說家留在老師身邊寫作為目標,
陸續完成多部作品,希望被他(前男友)看見,但他只買了以自己本名出版的小說,川原再次質疑自己。





對於老師的高壓手段,不滿情緒升到了最高點,川原大搞失蹤。


遠野老師手上正有一部電影原著的工作要完成,在徹底聯繫不上川原的情況下,
她硬著頭皮寫了,連自己都感到乏味的作品。而這時川原一派輕鬆地出現在遠野老師面前。



文思泉湧的川原,手中握有電影小說的稿子,對靈感枯竭老師示威一番,就要走人。
但她怎麼樣想也想不到,遠野老師竟甘願下跪求她,也要得到她寫的原稿。

這一幕與遠野老師的母親當年示弱的情感勒索,以達控制對方的目的,如出一轍!







川原感到非常憤怒及難過,這麼多年來的憧憬、仰慕,如此輕易地被老師摧毀。

遠野老師:
「她在恨我。」
「我們兩個在一起的話,只會互相傷害。」
「但是她知道的,能夠支撐遠野理紗的人,只有她自己。」
「她一定不會棄我不顧,就算想棄我而去,她也作不出來。」

妳的神不再是妳的神,可是妳的神沒有妳的話,就不能再當神
-遠野老師需要自己。


「我們已經分不開了。」
「因為我們都是共犯。」


但是這樣一片祥和的關係並沒有維持太久,時間軸我推測過了一年半左右?




因為遠野老師目前的家庭生活可以說是支離破碎,
從小就得不到母親的肯定跟讚賞,現在母親又失智,相處上更為困難。

唯一的兒子對自己也是抱持著反抗態度。
劇中沒有提到以往的相處情況,從談話推斷應是遠野忙於小說事業,在陪伴小孩這點上疏忽了。

遠野再三思量後,決定在小說電影化的首映會上宣布引退。
儘管她知道這對川原會造成極大的傷害,(為老師)寫小說就是川原的一切。

偏偏這時川原的前男友再次來到東京,
希望和川原復合,婚後在長野的家裡寫小說依舊是他最大的讓步。



「難道妳要一個人繼續在東京打拼嗎?」




雖然可以理解成川原有意為之,想讓前男友死了這條心。(等了一年半也是很有心(?)
只是「我不是一個人」這話說得真曖昧。(笑)

態度堅決地拒絕復合的川原,應該怎麼也想不到老師拒絕她的理由會更加決絕。






我們可以從這場關係決裂分手的台詞中,發現遠野老師真的很了解川原。
像川原在充滿關愛的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就算不寫小說也能夠得到幸福的。
說真的確實是,川原被家人所愛、男友所愛、出版社的責編小田所愛....(鐵粉的愛XD
老師被川原跟秘書所愛。

(這段我覺得跟最後兩集的兩人相互呼應很棒。)

不當槍手的川原也沒辦法出道,遲早會有人注意到她的文風和引退前的遠野老師一模一樣。

遠野:「只要有一方想退出的話,就已經無法繼續下去了。」

談感情需要兩個人同意,分手卻只要一個人就可以了。

川原:
「不需要我了,就隨隨便便的背叛我。」
我把我的人生都奉獻給老師您了!

可全部都是妳自己決定的。


妳無視人們需要,為自己作選擇。-《穿著Prada的惡魔》





一顆心屬於一個人~在愛情裡什麼算公平~




回到住處的川原聽說了前男友婚事已定。
但新娘當然不是她,已經毫無退路的川原踏上了她的復仇之路。


在電影首映會上公開了自己是遠野理紗槍手的真相,此舉可說是有勇無謀。
支持她的責編小田和川原自己根本沒有想過,出版社會這般不計代價也要保護這遠野理紗這塊金字招牌。









「明明沒有我的話,妳什麼都作不了。」

這句話猶如惡魔的低語,環繞在遠野理紗的耳邊。
不管作了多少努力,到現在事業有成,始終得不到母親的認同,
而這句話從川原口中說出來,徹底否定她過去十五年來累積的成果。

川原:「從今天開始,我不當遠野老師的助手了。」
遠野:「妳被開除了。」

不是妳要跟我分手,是我不要妳了。
這段對話實在很像情侶分手,不甘心被甩就馬上回嘴。






隔天一早,川原買了各家報紙,驚覺沒有一家報社放上她將槍手真相公諸於世的報導。
雖然明白遠野理紗掌握著一切,但兩人之間的差距如此懸殊,川原再次感到絕望。




最後兩人對簿公堂,遠野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名聲、價值,
甚至不惜採納出版社的建議,傷害川原的人格、對小說的熱愛以及成為一個自己都討厭的遠野理紗。

遠野聲稱川原精神狀態不穩定、有妄想症,
她所說的槍手一事,通通都是她自己的幻想。







結果川原氣急攻心,竟一病不起。
(我在寫古裝小說的情節嗎....?)







接下來,槍手事件告一段落。
沒辦法再繼續寫作的遠野理紗,以母親患有老人痴呆為由,想與家人有多一點的相處時間,宣布引退。





另一方面,川原的生活可以說是毀了,
老家、朋友被新聞媒體追殺,她自己也不好過,走在外頭同樣被路人指指點點。



一段時日沒見的兩人在街上相遇-




川原瞥見在轎車內曾經讓她愛恨交織的遠野老師,情緒一湧而上!
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走過馬路,也要逃離過去那個自己情願放下所有,只為待在她身邊的人。

剛走到另一頭,川原就全身虛脫跪坐在地上,放心不下的遠野老師追了上去。
個人非常喜歡這段,覺得川原肢體被情感影響得太到位了,難以抑制的顫抖。(笑)







仍在頂端的遠野由上往下望著一無所有的川原,
當然是連看她一眼都極為抗拒,是了,誰讓她是奪走川原由樹人生的遠野理紗。









這種時候同情川原又能挽回什麼呢?還不都是自己造成的。
經歷一連串的謊言,而自己未來的人生只能在謊言中的度過,連自己都喜歡不起來的遠野理紗,行屍走肉般地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知道有多少年沒和兒子相互坦露真正的情感。

這場大火並沒有吞噬遠野理紗,反而使她浴火重生,
簡直將遠野理紗本身燒盡,連自己都無法原諒的她的已經死了,死在那場煉獄之火裡。






如今的遠野理紗,終於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






得知遠野老師說出真相,把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
川原對此沒有感到喜悅,反而覺得是困惑、難以理解,所以她決定去拜訪遠野老師。



只是她在門前躊躇不已想轉身離開,好在老師開門叫住了她。
可能整天守在窗邊看川原到底來了沒XD




不過我比較訝異的是,遠野老師對川原的稱呼是「由樹ちゃん」。
竟然叫得這麼親暱自然,我記得前面好像都叫她川原啊XD


川原問著為什麼要說出真相?理由是?


「我可不是為了妳才說的」「僅僅只是對說謊感到厭倦罷了。」

川原又問為何要說駿峰社的主編神崎毫不知情?你們明明不是一般的關係,是在包庇他嗎?
(我怎麼覺得這句醋意極深XD)

遠野就回說駿峰社只會一口咬定他們不知道,到頭來,不管哪家出版社都一樣,必須要保護的不是小說家,是員工。

遠野:「所以,妳今後若要跟出版社打交道,不能把駿峰社當成敵人或朋友,而是互相利用合作。」

川原:「看來妳還有給我提建議的心思啊,我還以為妳會更加消沉呢。」

遠野:「妳是擔心我才過來的嗎?」

川原:「當然不是。

第一屆傲嬌大賽開始!





遠野向川原鞠躬道歉,原本有些陰鬱的內室,變得明亮無比。



在川原道別後,再次叫住了她。
她們的關係就如同以往,遠野老師躺在躺椅上,川原站在她的旁邊-


「想問妳,在妳最低潮的時候,是不是有另一個妳作為旁觀者看著痛苦難堪的自己?」
「會有想到這種痛苦體驗可以當作小說題材的另一個自己。」
「應該察覺到了吧?那個覺得不幸的低谷很有趣的另外一個妳。」





同為小說家的妳,也會這麼想吧?


川原:「還是那個遠野理紗。」



所以妳果然是擔心她才來的嘛!(笑)




遠野老師從小說家遠野理紗的身分解放,
回歸普通人的生活,沒有截稿、沒有壓力、也沒有需要和自己鬥爭的生活。

川原由樹重新出道,正式成為職業小說家。






很有趣的空間與光影的對比。



川原自己也意識到了,她寫作似乎不在像以前那樣流暢,畢竟要成為被世人所認可的小說家,不是這麼容易的。
責編小田想增強她的信心,沒有多說什麼,可自己的作品怎麼樣,只有自己最知道。







川原辦了第一場簽書會,遇見遠野老師的秘書-田浦美鈴,我前面似乎沒提過她,不過她在故事中總是無聲地在一旁守護著遠野老師,用情至深(!?)

遠野老師不當小說家也就意味著,再也不能作為老師的秘書,待在她的身邊。
所以她決定傷害川原由樹,如果沒有川原的存在的話,就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我想大家應該都有注意到,川原從電影首映會的時候,
整體造型風格就變得和遠野老師類似,偏偏老師也來到這棟大樓的書店買書,結果田浦就尋錯仇了。





儘管我有點覺得田浦妳也太離譜,每天跟老師朝夕相處怎麼會認錯人?
但接下來的畫面,我可以配三碗飯。









倘若遠野的報應是替川原承受這一刀,那麼川原的報應即是看著遠野理紗的生命在她手中流逝。







-全劇終-









沒啦,我開玩笑的。(?)

原以為彼此都不會再見面的兩人,又開始有了交集。
對現狀迷網不已的川原,問起老師看過她的新作品沒有,
明明知道自己遇到了瓶頸,仍然希望老師能幫自己說出真正的想法。

「不用我說,妳自己應該明白,即便如此還是希望我說?」
「還是當槍手的時候好多了?」
「在大家的期待之下做出成績來,很辛苦對吧?」







遠野治療結束後返家,自己從室內移到院子的植物早已枯死。
沒有水與養分的滋養,再廣闊的空間又有何用?





這段時間的休養,只是讓遠野更深刻的體認到遠野理紗是由什麼所構成的。

她問川原:「是為了什麼寫作?」
川原回說:「為了工作。」


對此,川原焦急不已,靠著前槍手話題熱潮的她找不到寫小說的理由,她的作品還不夠格成為一名真正的小說家。

然而遠野跟川原不一樣,遠野是越痛苦越能創作出優秀的作品,
她一生痛苦的根源即是她的母親,在修生養息的日子裡,與母親的接觸十分頻繁,也使得她痛不欲生。






不論如何遷就母親,這份永遠都得不到關愛的痛,是遠野理紗創作的動力。






寫作對遠野來說是情感的延伸,那麼對於川原呢?

遠野又問了一次:「妳是對誰創作的?」
川原:「讀者。」
遠野:「所以啊,作品會變成是在討好讀者。只是一般般有點意思,但仍缺少什麼。」


這意思不是在說觀眾、讀者的想法不重要,而是妳創作的理由是什麼?想傳達給讀者的情感又是什麼?



此時,川原的責編小田對遠野提出了聯手執筆的提議-



川原想通了,當槍手時期的她是為了誰而寫作。

「因為想讓老師看見,想被老師誇獎,才寫作的。」
「我想為了老師寫作。」





由樹的話果然相當中聽,本來還在考慮的遠野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兩位話題人物連手執筆,自費出版的新作一出,便大獲成功,眾家出版社爭相要出版她們的作品。







在一切圓滿落幕的情況下,迎向了故事的結局,
遠野接受了自身情感的各種樣貌,因為全部都是自己。






川原被大家所愛,也愛著大家,唯獨對遠野老師又愛又恨。
遠野此生不斷嘗試去愛其他人,無論虛假與真實全都是她。

一個渴望得到老師的愛。
一個對愛是如此地笨拙。


兩人在彼此的人生道路上,相互牽絆。










去你的神崎雄司為什麼沒有大報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