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少女革命ウテナ】只要相信奇蹟,心意就能傳達。






-只要相信奇蹟,心意就能傳達。





在寫了好幾篇樹璃枝織文之後,我不為她們整理一篇心得好像說不過去(?)






樹璃的故事在動畫版第七話:「看不盡的樹璃」,拉開序幕。

這一話的氛圍突然開始莫名認真起來(前面哪裡不認真了....XD),
過去的回憶畫面交錯出現,當你以為樹璃國中時喜歡的人被橫刀奪愛,卻又告訴你樹璃喜歡的其實另有其人。






而答案就在樹璃隨身攜帶的墜鍊當中-



也許在那個年代(1997年),這樣的安排可以說是明目張膽了。
儘管前面還有一部《美少女戰士》已經出現指標性的CP(我猜幾原應該玩得很高興),
原作武內直子倒也是到了作品完結後才證實遙滿的戀人關係。






但是!
如果以為樹璃只是暗戀未果的普通戀情,那顯然太小看少女革命的製作組了(!?)

在黑薔薇篇中,樹璃暗戀的人轉學回到鳳學園,她就是-高槻枝織





枝織訴說著自己已與他分手、說著自己有多懷念當時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光,
可是樹璃並不領情,她告訴枝織不需要感到愧疚,因為她從來就沒有愛過他。

然而枝織真的有感到愧疚嗎?
沒有,一丁點都沒有。

枝織如果會覺得愧疚,那就不是枝織了。(笑)



站在近乎完美的樹璃身旁,枝織異常地自卑,她活在樹璃的光芒之下,
不管走到哪裡,樹璃都是所有人的焦點,枝織手段用盡,自以為搶了愛慕樹璃的人就等同勝過樹璃。

沒想到此舉不但讓自己更空虛,樹璃也壓根兒沒放在心上。

所以當她知道樹璃胸口墜鍊中的真相時,她獲得了莫大的狂喜,
樹璃這樣完美的人,有著如此不容於世的秘密,更令她無法自拔的是秘密的核心,竟然還是自己!


猶如高嶺之花般的樹璃,完完全全地在她的手掌心之中了。




可複雜如枝織,不來個極其扭曲的情感,是要怎麼折磨樹璃?(誤)

「不行!還是不行!妳居然會以那種眼光看我!  
 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前一秒還在為了樹璃喜歡自己而沾沾自喜,下一秒就毫不客氣地一臉嫌惡,
既不能接受樹璃的喜歡,又對於能夠支配樹璃有著高度的優越感。







那麼枝織對樹璃到底抱持什麼樣的情感呢?




進入鳳曉生篇,一切謎底都揭曉了。

西洋劍社的原社長土谷琉果回歸,原來樹璃只是社團的代理社長,
當所有人的視線都轉移到琉果身上,只有一個人的目光始終注視著樹璃,那個人就是高槻枝織。

從琉果在社團指導學員的時候,眾人無不為他歡聲尖叫,就連樹璃也望著他。

可是我們的枝織(?)沒什麼特別出色之處,就是對情敵的存在特別敏銳,
她發現連樹璃都在看琉果,並在琉果的配合演出下,她自認把琉果從樹璃身邊搶了過來。

但是為什麼枝織在知道這樣的行為其實很空虛,仍毅然決然地跳進去呢?

因為她比任何人都害怕-樹璃會因為其他人離她而去。






只要她搶先一步,那麼樹璃就永遠是她的,永遠。









樹璃在琉果的事件之後,有了些許的改變,變得比較願意和其他人談論這件事。






第三十七話,與歐蒂娜、薰幹打羽球那段,
樹璃用幾乎是肯定句的語氣問歐蒂娜喜歡安希,對吧?

歐蒂娜回說她對安希的喜歡跟樹璃的喜歡不一樣。
好啦不用再解釋了,妳們都一樣啦!(不)

樹璃還能開跟歐蒂娜要照片放新墜鍊的玩笑,拜託,
如果真的放了,那歐蒂娜的性命堪憂啊XD







說來其實樹璃的墜鍊造型蠻有意思的,尚未盛開的薔薇花苞,就好比她的戀情一樣。

最終話枝織加入了西洋劍社,雖然我希望樹璃的願望能夠實現,
可是又想看枝織繼續折磨樹璃,看著枝織這個樹璃的頭號Stalker,連自己都成為變態了呢。(遠目)








在劇場版中,我們也可以見識到枝織對控制樹璃有多麼地得心應手。




-我....好寂寞....不由得就是想要見妳。


言語上的、肢體上的,半點都不馬虎,將樹璃玩弄於鼓掌之間,並以此為樂。


學園內傳說著有栖川樹璃喜歡高槻枝織,枝織談到此事時,一副覺得噁心、困擾的口吻,
但是整個學園一開始除了枝織之外,誰會知道?還不就是枝織自己講出去的?

充分滿足了枝織的虛榮心(眾星拱月的樹璃鍾情自己)、
優越感(自以為自己是高級異性戀(?),最後是她那被過度膨脹的自卑掩蓋,對樹璃真正的戀慕之心。





高槻枝織就是個口嫌體正直的病嬌始祖,或者該稱之為-恐同深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