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少女革命同人】驅馳黑夜的王子(樹璃枝織)


※R18
















什麼?又是王子話題嗎?
這麼說來,我也曾經有過呢,王子....

但是那個王子已經死了,被我一位青梅竹馬的女孩害死的。
王子因為喜歡那個女孩,在她從船上掉下來的時候,救起了她,但他自己卻被沖走了。

像個傻瓜一樣,
好不容易應該是我和王子獨處....但王子卻不在了....


所以我絕對不會原諒她,我要她一輩子當王子的替身。






****



「米奇,接下來的部份可以麻煩你嗎?我送枝織回去。」

「啊....好的,樹璃學姊。」


薰幹望著樹璃和枝織往反方向遠去的身影,這停車場的照明是十分足夠的,
就算只有她們兩個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是,只是他不禁想起方才樹璃談到的世界盡頭。
四周不時傳來升降機械的運作聲響,並規律地替換著車位,竟好像是一步一步要把她們帶往無法窺視的黑暗之中。


「不會吧?」


薰幹撓了撓頭,始終還是認為自己想多了,
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繼續巡視剩下的範圍。



與米奇道別後,枝織反手勾著樹璃的手掌,五指相扣,
另一手揪住她的袖子,緊貼在她的身側。


「樹璃每天都和米奇來這裡嗎?」

「還有其他學生會幹部輪流,不過米奇和我是一組的。」

枝織的神情頗為緊張,導致手勁重了些許,樹璃停下腳步,
抬手覆上她揪在袖子上的手,語調溫柔地說:「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樹璃一直都很可靠呢,我們明明就同年。」

「或許吧。」

樹璃表情有點苦笑地回應,的確,雖說不是刻意如此,
可能從小就是萬眾矚目的焦點,或者是個性使然,不見得總是站在最頂點,
但都受到眾人一致的肯定,且對身旁的青梅竹馬分外照顧,而更多的是....


走沒多久,周圍的燈光倏地黯淡下來,機械運作聲也逐漸停止,
因為不像是突然停電,而是有人將電力關閉,樹璃佇足觀察了一會兒,
枝織將她的衣袖抓得更緊,慌張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眼下情況不太尋常,但仍有緊急照明能勉強目視,
只是旁邊的人不是米奇而是枝織,在這過份安靜的氛圍下,樹璃仍然不太自在。

兩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靜置一旁的汽車忽然發動,
車頭燈光倏地大亮,樹璃瞇著眼數秒後才看清車子的模樣,可枝織先一步認出:

「理事長的車!」

「理事長?」

曾經在校園內遠處看過幾次理事長,聽說和薔薇新娘是兄妹,
不過那並不是她關心的事情,也沒多少印象。

「冬芽學長曾說這台車可以抵達世界盡頭。」

「冬芽?」

挽著樹璃手臂的枝織,踮起腳尖,附在樹璃耳邊說道:
「如果我說是我的新男友,妳會吃醋嗎?」

「怎麼會?」

真正的枝織並沒有她所表現出來的愚蠢,
她輕易地聽出了樹璃語調裡極力隱藏的情緒。

「冬芽學長還說學生之間在流傳著樹璃暗戀著我的事呢....」

樹璃沒有看向枝織,語氣稍微冷淡地回:「沒這回事。」

「是嗎?總覺得有點失落呢。」

枝織走到樹璃面前,捧起她的手靠近唇邊輕吻,神情顯得對此十分眷戀地說著:

「是我自作多情了。」

樹璃此刻如鯁在喉,她不想和枝織談論這件事,
直覺想趕快離開這裡,可是枝織看似輕描淡寫,但手上的力道分毫未減。

「放手....」

眼前的人語氣沒有平時的威嚴,反倒有點像是在求饒,
枝織嘴角噙著笑,緩緩地鬆了手。

「很晚了,回去吧。」


樹璃掉頭就走,沒有回頭確認枝織是否有跟上來,
一來是聽腳步聲即可,二來是兩人從小的默契,枝織總是跟在她的身旁。


****



兩人回到宿舍,大多數的學生已熄燈就寢,
只有一部分的房間門縫還透著光亮。


「真是的,我明明有交代他的。」

枝織一開門鎖發現根本沒鎖上,小聲抱怨著。

「交代他?」

樹璃提出疑問,枝織回過頭笑道:

「冬芽學長啊,他昨天在我這裡過夜呢。」

並不想聽到這樣的答案,緊握的拳頭出了汗。

「以後....不要隨便讓男學生進妳房間。」

「為什麼?」

樹璃一時語塞,鳳學園的學生宿舍雖是男女分開,倒也沒有嚴格禁止異性出入,

「....這樣不好。」
勉強擠出一個理由,儘管根本不能作為理由。

樹璃背向走廊的燈光,雖然無法辨識樹璃的表情,但她聲調底氣不足,
早就出賣了她的心思,更不可能瞞得過身為青梅竹馬的枝織。


「樹璃能夠答應我一件事嗎?」





****




枝織將樹璃帶到床邊坐定,便默不作聲地側身坐上樹璃的雙腿,
轉過頭,手掌撫上她的下頜,以指尖輕輕摩挲樹璃的唇瓣,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
兩人的鼻息近在咫尺,再藉由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樹璃進退兩難的神情,可是一覽無遺。

「樹璃說的不好,是指這件事嗎?」

眼前的人聲音極輕,卻激起樹璃內心深處不小的震盪,
從枝織坐在她腿上就足以使自己大腦亂成一團,
加上嘴唇逐漸增溫的觸感,更讓此時的樹璃心癢難耐。

半晌,枝織雙手環過樹璃的頸項,眉眼含笑,側過臉緩緩貼上樹璃的唇,
但她沒有使其貼合,只是像剛才一樣,若有似無地輕觸,眼眸微開,觀察著樹璃的反應。

樹璃整個人有些茫然,枝織見狀,
便讓身體稍微使力,兩人便雙雙倒臥在床鋪,再撐起身子,跨坐在樹璃腰腹上。

枝織反手脫去上衣,乘著月光,她的身軀與之相映生輝,渾身籠罩著白色光暈,
她的唇角揚起一抹笑意,極為魅惑,樹璃雙眼直直地盯著眼前的枝織,更顯癡迷。

她伏下身,張嘴咬開了樹璃制服衣領的釦子,
當嘴唇有意無意地碰觸到肌膚,她能感覺樹璃喉嚨吞嚥的顫動。

「昨晚妳和冬芽也是這樣?」

枝織不語,仍舊一邊貼著樹璃用手解她鈕扣、一邊用唇輕點她脖頸的每一吋,
本來只是想對樹璃作一點小小的惡作劇才邀她進房間,可現下卻有些無法自拔。

「....想知道嗎?」

身上的人突然停下,看似安份地枕在樹璃的肩頭問道。

枝織牽起樹璃的手至唇畔,細細親吻,又緩緩坐了起來,
雙手握著她的手掌貼在下腹一處。


因著月光充盈,樹璃能看見她的表情和動作。
然而就算不憑藉月色,樹璃也能清楚感受到與自己相貼的那副身子,
是如何磨蹭她的身體及手掌,閉著眼,嘴裡喃喃喚著樹璃、樹璃。

「求妳了....樹璃.....」

原先稍嫌清冷的房間早已抵擋不了俏然升起的溫度,
有些生澀、有些急切,樹璃攬著她翻過身,親吻便毫無章法地落在她身上。

枝織輕笑,她微微挺起腰,而雙腿更為分開,
以貼近眼前那神色無不顯現出對她的迷戀之人。

那人一吋一吋往下吻去,直至方才枝織所碰觸的區域。

「繼續....」

樹璃雙手環住枝織的大腿根部,順從地以唇舌細細撫慰,手指也沿著外緣滑動,
途中枝織有些禁不住想合上腿,卻被樹璃所箝制。


仰著頸項,弓起背,枝織發出些許呻吟。
樹璃的姿態、樹璃的吐息、樹璃的觸碰,都令她感到滿足-

















可是樹璃無法成為我的王子,因為她終究是個女孩子。






-FIN-




安希妳的台詞借我用一下(X
恐同深櫃的枝織用這句再適合不過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