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少女革命同人】根室紀念館(樹璃枝織)


【少女革命同人】根室紀念館(樹璃枝織)



※不知道算R15還R18(?)











永恆的力量並不存在,只有名為「回憶」的過去才會成為永恆。





****




鳳學園內的「根室紀念館」,據傳只要心中有什麼疑惑,來這裡諮詢就能得到答案,
只是這棟建築物遠在學生會成立以前就已被大火燒毀,剩下斷垣殘壁佔據著校園的一隅,
但關於電梯告解室的傳言卻在學生之間擴散開來-








「我從小時候就恨樹璃。」


在沒有任何擺設,空無一物的電梯告解室,周圍傳來齒輪和繩索運轉的聲音,
電梯平穩地往下移動,而高槻枝織對著面談窗口,一個人垂首低語。


「她有才能又漂亮,大家都傾慕於她,我嫉妒這樣的樹璃。
 是的,就連我跟他的相愛也是,我只是想奪走樹璃所重視的人罷了....
 所以我....所以我....」



深入點....再深入點....


「不是這樣的!樹璃對我非常的體貼,可是我卻認為她那樣子,
 純粹只是因為覺得我很愚蠢,只是在同情平庸又沒有優點的我。
 這樣的話,我就太可悲了,所以我才想要改變我跟樹璃的關係,
 可是跟他在一起卻讓我感到比以前更可悲,這明明是我所期望的才是啊....」


枝織縮著身子,手中握著樹璃的項鍊,肩膀開始顫抖起來,愈說愈激動。


「可是現在....現在我和那個人的地位相等了。
 不!我甚至勝過了她!樹璃心中的人一直是我!勝利的人是我!」



"咯"的一聲,項鍊的秘密昭然若揭,枝織捧在手中十分陶醉地說:


「該怎麼辦呢?知道了朋友的秘密,竟然還高興得不能自已,
 那個人一定都是偷偷地看著我的照片,孤獨地煩惱著。
 那個樹璃,真是可憐。」




此時下降的速度變得更快,枝織猛地站了起來,將項鍊甩到地上,極力否認道:

「不行!還是不行!妳居然會以那種眼光看我!
 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最後,隨著枝織情緒崩解,急速向下的電梯陡然停止-





一道陰影罩住了坐在角落,了無生氣的枝織,影子的主人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妳只好對世界發動革命了對吧?
 妳該前進的道路我已經準備好了。」

說話的是根室紀念館的館主御影草時,語氣帶著隱隱的期待,
乍看存在於「永恆」,卻很遺憾地是個受困於「永恆」之中而不自知的可憐人。



待御影離開告解室,枝織環抱著雙臂,毫無生息,平靜無波的外表下,
她的內心竟是迥然不同的狂喜。

臂上泛白的指節已使皮膚出現紅痕,枝織得意地笑著,
她終於有機會和樹璃站在相同的制高點上,甚至超越了樹璃。

「啊啊....好煩惱....」

過去到現在都以為樹璃沒有任何弱點,無懈可擊。
但偏偏知道了這個秘密,居然每天都戴著有自己相片的項鍊,不曾見她拿下來過,
偶爾會窺見她小心翼翼的從襟口取出....是了,枝織嫉妒了。


枝織靠著稍嫌冰冷牆壁,也難以抑制身體因為興奮升起的熱度,
她將手掌伸入雙腿之間,看似蒼白無力的手指,動作嫻熟並緩慢地捻弄起那處柔軟。


一向是眾人焦點的樹璃,升上高中後,她優秀的資質令讓她當上了西洋劍社社長,
近乎無人能敵的絕美身影,出招從不遲疑,劍路嚴謹、自信又強而有力,
只要見過那樣的樹璃,沒有不會心悅誠服地出聲讚嘆的人。


初中時從樹璃身邊奪走了愛慕她的男人,為贏過完美的樹璃感到沾沾自喜,
但與他親熱時,他總是不經意的喊出樹璃的名字,如果今天不是自己,
也許在他身下曲意承歡的人即是樹璃,終究,還是跟他分手了。


可如今想來樹璃心心念念的那個人是自己就覺得可笑,
那麼想必樹璃也是想這麼做的吧?以前錯當她是厭惡自己的作法才冷漠以對,
實則不然,她是在忍耐,壓抑著想碰觸自己的衝動。





「嗯....」


枝織情難自禁的逸出低吟,指尖滑過之處已是飽滿充盈,
背半抵著牆壁,挺起腰身迎合指節的顫動,她渾身收緊,
終是抵擋不住下腹那急欲釋放的熱流。


枝織仰著頭閉上雙眼順了順呼吸,
她明白自身不是什麼冰清玉潔的女人,跟大多數人一樣平凡無奇並沒有任何長處,
站在樹璃身旁得不到半點目光,竭盡全力也只能成為樹璃的替代品。

殊不知這正是樹璃渴望的姿態....








「糟透了。」

像她那樣的女人憑什麼受到其他人的崇拜及傾慕?














情潮的餘韻消退之後,抬眼望著天花板的枝織有些恍然,過了半晌,她便揚起了笑容-






要使一朵薔薇徹底衰敗,僅僅只靠一隻蟲的毒性還遠遠不夠。








-FIN-




有看過劇場版的應該知道,
樹璃喜歡枝織的校園八卦是枝織自己傳出去的。

蟲毒?其實完全是在宣示主權啊枝織(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