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少女革命同人】気持ち悪い(樹璃枝織)




【少女革命同人】気持ち悪い(樹璃枝織)

※R18(?) 內容有點病,請自行斟酌。






我,高槻枝織-

作為有栖川樹璃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
比任何人都瞭解樹璃,成績好,運動強,人也長得漂亮,
受到同儕尊敬,面對師長既強勢又不失優雅,這樣完美的樹璃對我相當的溫柔體貼。

但她心裡一定是在嘲笑我吧!嘲笑我什麼都不是!
只能活在她的陰影下,我們明明是一起長大的。




所以我憎恨著她


****



"叩叩!"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妳啊?」

應門的是臉色陰鬱的枝織,站在門外的人則是樹璃,
但門閂依然栓著,顯然沒有要讓樹璃進門的打算。

「枝織....」

輕輕喚了聲眼前這名彷彿極度憎惡全世界的少女,
樹璃想開口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我知道了,妳是來嘲笑我的吧?
 看著我被琉果當著全校的面甩掉,一直以來妳都是這樣的,對我這種弱者....!!」

「沒有這種事....」

「妳以為我會哭著求妳幫我嗎?我不會讓妳稱心如意的!」

說完,枝織用力將門關上,不留一點餘地,
樹璃無力地扶上門板,身影搖搖欲墜,頹喪不已,
與平時堅強又美麗的有栖川學姊判若兩人。





不知過了多久,門把傳來轉動聲,樹璃有些緊張地退了幾步,
開門的仍舊是枝織,唯一不同的是,門閂也解開了。

「妳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究竟是在等什麼?等我改變主意嗎?」

枝織向前站了一步,靠在樹璃身上,
樹璃不發一語地側過頭,全身僵硬地握著拳。

「我的確是改變主意了。」

撫在樹璃胸前的雙手往衣領一扯,
重心不穩之下,兩人雙雙跌入房內,儘管如此,
樹璃還是護住了枝織的頭部,而枝織緊緊揪住樹璃的領子。

「我知道妳恨我,自不量力的奪走他們,在妳眼裡的我與螻蟻無異吧?」

枝織的手指按上了樹璃的頸部,
每說出一句話,力量便隨之加重一道。

「不是的!我....!」

樹璃掙脫了枝織的束縛,
撐起手肘,喉頭隱隱作痛,欲語還休。



「居然在西洋劍練習結束就直接過來了,就這麼急著來恥笑我嗎?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每次都會沖完澡才會離開社團,妳的味道我可是熟悉得很....」

躺在地上的少女緩緩起身,仰起頭,吻住了樹璃欲言又止的嘴唇-
這樣的吻也許對樹璃,對枝織,都是十分漫長的。

可枝織咬破樹璃的下唇,樹璃吃痛的結束這個吻,枝織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饒富興致地舔了舔樹璃留在嘴邊的血跡,這樣的舉動,讓樹璃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妳想對我做剛才那樣的事對吧?」


枝織似笑非笑地抬手一個接一個地解開樹璃上衣的鈕釦,將手伸進衣內和褲沿,
指尖挑逗地刮著她的每一吋肌膚,樹璃不可抑制地渾身發顫,使得身下的少女輕蔑地笑了。

「真是柔軟,還有結實的腹部....觸感跟男人完全不一樣,
 說來門還開著呢,如果被誰看去該如何是好?
 我是無所謂,反正我已經夠丟臉了,沒錯吧?有栖川學姊。」

「枝織....快住手....」


樹璃低聲哀求,只要是面對枝織,她就束手無策,其實在關上門的時候一走了之,
並不需要等枝織回頭來輕侮她,可是她就是辦不到,如枝織所說,她一直都是這樣的。



枝織的手離開了樹璃的身體,她坐起身來,脫去衣物,
露出豐而不腴的胸部,幾乎不盈一握的纖腰,以及透著瑩瑩光澤的下身,
反手抓住樹璃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甚至是大腿內側,樹璃艱難地呼吸著。
此時此刻的枝織不得不承認她是興奮的,因為樹璃是她的,
眾人眼裡孤高的樹璃就在她的手中。


「妳真是越來越差勁了呢,樹璃。」

只是樹璃隱忍的表情令枝織很不滿,
她實在太瞭解樹璃了,不把她逼到絕境她是什麼也不會做的,她們的關係不會有任何變化。
樹璃對於她的事情,太軟弱了。

深知這點的枝織迅速地將樹璃的手按進自己體內,
即使已有少許濕潤,但強行進入還是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些微傷害。

「嗯....!」皺著眉,額前滲出陣陣細汗

「枝織?妳做什麼!?」

樹璃急忙地把手抽了出來,
手指上沾上顯而易見的紅色血絲,枝織從容不迫地含住樹璃被體液及血液包覆的手指,
舌尖反覆舔吮幾次後,枝織放開樹璃的手說道:「事到如今妳還想逃避嗎?」


「枝織....」


樹璃跪在枝織的雙腿間,屈身將雙唇覆了上去,
猶如她在琉果面前護住項鍊那般,碰觸到的瞬間衝擊促使枝織繃直身軀,
像是要消弭方才的痛楚,枝織壓住樹璃的頭部,索求著更多,唇齒間的呻吟滿溢而出。




每當樹璃按著枝織的下腹加重力道時,枝織幾近昏厥,沒有一次例外,
只記得時不時地攥起樹璃的頭髮,要她親吻自己,總是有股讓她們深陷其中,欲罷不能的血腥味。

樹璃如此貪婪地席捲自己的感官,枝織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樹璃她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一直都是這麼地-







令人作噁。






-FIN-





....喂喂?請問是警察局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